当前位置:血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全职赘婿 > 第442章 腹黑的太子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42章 腹黑的太子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林宝挖墙脚的想法,不是临时起意,是早有想法。

    之前挖墙脚,是想把游魂野鬼打发走,别再纠缠了,而现在,他光杆司令一个,手底下正缺人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进入了五月末,夏季的炎热带着蝉鸣,总有一种童年的悠闲。

    酒吧的装修有序进行,来找茬的人也没断过。

    一开始,是几伙小势力,林宝没费什么功夫,三拳两脚的打跑了,既然这里用拳头讲道理,那林宝的拳头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对方人少,遇到个狠的,也不敢来找事了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人被打伤了,还得自己掏医药费。

    其实林宝一直在等一个人,袁家老派双雄之一的狮王,听说个霸道人物,他却迟迟没来过。

    或许是没把他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?林宝借着任家山头插的旗,有点孤零零的,声势不够大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狮王已经和另一个老派双雄杜山海,打的火热朝天,没功夫搭理后入局的林宝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袁家都是实力雄厚的老大,一山难容二虎,袁天淳在的时候,他们俩就时常不和,地下皇帝凭借自己的帝王术,将二人的矛盾平衡下来,可皇帝一死,权臣就撕破了脸。

    矛盾的起因很简单,杜山海是仅次于钱罗的元老人物,有人有势力,在袁家集团里,当初是权势鼎盛。

    可皇帝从来不会让一个臣子做大,必然会扶持另一个权臣上位,来制衡其中,否则一人做大,万一被外面势力勾结,有了反叛的心,那就要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然而多年下来,袁天淳扶持的几个人,都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沈望有资历,没眼力,远见性不足,几轮下来就被杜山海斗下去了,格局不如人家,段位就差了一截,孙老三是个老狐狸,扶持起来后,有能力和杜山海一较高下,可惜这家伙贪心多,自己生意上出了事,阴沟翻船,把好机会葬送了。

    这情况持续到了两年前,狮王走入了袁家高层的视野。

    他叫王鼎,做事杀伐果断,有格局而不贪心,在袁家几年就崭露头角,有了枭雄姿态,又因为有一头中长发,得了绰号狮王。

    两年时间,袁天淳扶持下,狮王上位了,而且极快的稳住了自己的地位,有了和杜山海一较高下的实力。

    每一个权臣的出现,都会危及杜山海的利益,这次出现的狮王,成了他最大的眼中钉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袁天淳突然死了。

    两个早就水火不容,如今开始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内战,基本都是他们俩在唱主角,杜山海的夜总会,酒水渠道被狮王半路拦截,他反手就把狮王的一间酒吧送了假酒。

    这还是文明点的,暗地里两人手下的摩擦和互殴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双方流血的内斗,让新人一派开心了,他们基本盘最少,有头脑但势力不足,如果双雄一起针对袁烈的太子军,那就要被一波平推了。

    而刚刚插上旗的林宝,成了袁家站在中,最不起眼的一个。

    显得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日子也不够太平,任泰然的儿子,和他杠上了。

    这位富二代也不是简单人物,替父亲藏了一肚子的仇,回来就定点打击,就在林宝隔壁的酒吧,有一天晚上突然就被查封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才知道,那酒吧的账本漏了出去,大量偷税的实锤,上头能放过吗,直接关门处理。

    那间酒吧当初也勒索过任泰然,而账本就是任齐天搞的鬼,他这些年汲汲营营的布下了很多网,连他父亲都不知道,甚至还越过了袁天淳的眼线。

    炸弹挨个埋,仇人一个接一个被爆破。

    不出一星期,任齐天已经处理掉了三个仇人。

    一个被查封,一个被手下出卖,直接把老大架空,扫地出门,还有一个就比较倒霉了,媳妇联合娘家人,卷钱跑了,而且做的那叫一个干净,打官司都追不回来。

    在任齐天看来,这只是处理了几个小老鼠,大的还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这时候,袁家人才注意到任泰然的儿子,是多么的危险,这小子是来秋后算账了。用的手段,还是润物细无声那种。

    混乱的内斗中,又多了一个不安定的因素。

    一时间各方大佬,都开始肃清内部,生怕出了内鬼,毕竟地下世界里,钱没多少干净的,人也没多少干净的,出什么事都有可能,栽一个跟头,就要一切清零。

    林宝也注意到了这位腹黑太子,他明显要夺回任家的酒吧,而股份的事,林宝也想要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想抢对方的东西。

    五月末的一天晚上。

    酒吧的装修,进入了收尾阶段。

    何婷婷下班之后,来给林宝送饭,两人在二楼的办公室里亲亲我我,短裙被丢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空调的房间里,气氛却开始热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施工的经理突然来敲门,“林老板,楼下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半路刹车,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林宝无奈的抱起何婷婷,“待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来什么来,晚上回家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林宝去何婷婷那里留宿的日子比较多,因为酒吧离她的公寓最近。

    推开门,林宝下楼了,一辆白色的奔驰跑车停在门口,任齐天靠在车门抽烟,他招了招手,“不会是打扰你的好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我门口按了眼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怕不怕?”他丝毫不掩饰,“刚刚有个短发的女人,陪你进了酒吧了,你的姘头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钱膨胀,包了好多个呢,女大学生,白领,少妇,女教师,什么都有,你知道多了,就见怪不怪了。”

    林宝故意弱化女人的地位,是避免她们被盯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穷惯了,突然膨胀,什么女人都想玩。”任齐天的确没当回事,他拿出一张纸,“我刚刚联合了周围的邻居,准备告你装修扰民,以及胡乱堆放垃圾,证据确凿,估计明天就可以停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来?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文明人,用知识做武器,你这种粗野穷人懂吗?”

    林宝佩服道:“前几天,袁家有个小头目,媳妇转移了资产跑了,也是你教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他的酒吧免费从我父亲的公司做广告,我得连本带利的讨回来。”他一脸轻松道:“让你停工,已经很客气了,咱们俩仇怨不大,你还回酒吧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爸是自愿卖给我的,我没有用不正当手段。”

    任齐天摆摆手,“先让你停工几天,你回家反思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何婷婷也下楼了,她担心林宝是不是又有麻烦,施工的工人听见高跟鞋的声音,下意识的看过去,然后笑了。

    刚刚这美女是穿着黑丝的,怎么这一会功夫,光着腿了?

    扯坏了?

    那是做什么了?

    几个工人笑而不语,对林老板的风流,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“林宝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来一个朋友。”林宝示意何婷婷别过来,她听话的站在吧台处,不出门了。

    任齐天的做法,让林宝有点恼火,又毫无办法,他扭着脖子气道:“小少爷,你既然这么有文化,能不能告诉我一下,故意砸坏他人车辆,算什么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任齐天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知识盲区了?那我告诉你吧,拘留,赔钱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宝瞬间的瞪起眼睛,如一阵风一般,冲向了白色的奔驰。

    “你他吗的!”

    任齐天大怒,抡起一脚挡住林宝,可惜迟了,被林宝擒住大腿,连人撞向了跑车,嘭的一声,玻璃碎了一地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