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血红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专职保镖 > 第3665章 气晕白凌方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665章 气晕白凌方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♂? ,,

    “王大东和白凌方到底是谁赢了?”

    白凌方刚刚被人摁坐下,冷不丁听见这句话,脸色顿时就铁青起来。

    这特么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?气得他差点没吐血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那王大东赢了。”

    周遭有人应道,立马就引起了许多人的附和。

    “对,某也看见了,是王大东先落地。”

    “们……”白凌方双眼血红,龇牙咧嘴的看着周遭的人,哇的一声当场被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见状便嗤笑道:“怎么,这人是不是输不起吗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下跪磕头叫祖宗有什么不乐意的,愿赌服输,照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,白凌方这是想要赖账吧。”

    周遭的人,一句我一句的,白凌方眼睛一翻,喷出一口浓血,径直栽倒在所有人眼前,晕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不由得大惊失色,觉得这家伙早不晕晚不晕,偏偏这个时候晕,这也太假了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舆论是最容易压倒一个人的方式,一个人说尚且还忍得住,但是一群人指责,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也得会被气得想要去自杀。

    特别是自尊心特别强大的那种人,受不得半点折辱。

    白家的人就是如此,所以白凌方这才被气得直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板桥别三看不下去了,指着那些在背后说的人,怒道:“尔等这般咄咄逼人,让某觉得恶心至极。”

    周遭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,有些人眼眸不善的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孔宣仁看着场面有些失控,便哼了一声,道:“此事就此作罢,飞剑大赛已经结束,尔等可自行下山,毋要在这里造谣生事。”

    作为此次古武盛会的举办方,孔宣仁的身份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无趣,散了散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等着看好戏的闻言,便摆摆手散开。

    只一会儿,泰山顶上就没多少人存在了。

    玉虚子看着王大东皱眉道:“王小兄弟,和风修之间又是有什么矛盾。”

    王大东抬眼看了不远处的风修一眼,不愿多说。

    玉虚子见状,也不多问,只是看着风修挺着一个大肚子,就不由得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的肚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吃多了,胃胀气撑的吧?”

    王岩在一旁毫不在意的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陈炫林将天他们闻言,无不笑了起来,这理由也太特么奇葩了,不是变相的说风修肚子里面装的都是屎吗。

    王大东眼角抽搐道:“中了某的秘术而已,大帝也拿之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玉虚子他们闻言,不由得向风修投去怜悯的眼神。

    大帝也拿这秘术没有办法,王大东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,风修得一辈子挺着一个大肚子直到死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想想看,一个大男人挺着一个大肚子,这成何体统,简直连老脸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王大东发现自己也没什么不开心的了,风修痛苦他就开心,谁让这个比和自己不对付,一直想要置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一行人准备下山。

    此时天边还有一点残阳,但天色的确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他们先走,其后就是孔家和风家了。

    入夜,孔家大院之中传出一声惊天动地都吼声,痛的撕心裂肺,令人寒毛直立。

    孔家上一辈的强者出面,中间就是风修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红光满面,精神抖擞的老者摸着白花花的胡子,摇头说道:“治不了,老朽等人也拿之没有办法,恐怕只能委屈这位风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孔宣仁就呆在一旁站着,闻言眼皮子一跳,道:“叔叔,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几个人能力有限,解铃还须系铃人,尔等可去找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风修咬牙切齿的说道,只是声音大了些,肚子之中的疼痛再次让他的面孔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“风兄弟,小声点说话,小心把肚子撑破了。”老者提醒道。

    风修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陡然间,风修眼眸一亮,忽然想到,开刀把肚子里的东西取出来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他又怎么知道,当初在古界,那些中了王大东这招的人也尝试过但是切开肚子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风修不知道,就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诸位,能否开刀,将我肚子里面的东西取出来,这不就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猛地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对啊!某怎么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老者笑道,看向孔宣仁道:“去取某的佩剑来。”

    孔宣仁点头,连忙去取了一把非凡的长剑递到了他叔叔的手中。

    老者抽出长剑,长剑上有一条青色在空中显化,聚而不散。

    “这是某的青虹,锋利无比。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风修躺在床上,露出犹如老母猪般白花花的肚子。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老者二话不说,一剑划过风修的肚子。

    风修的肚子打开,在场的所有人却一个个目瞪口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老者不可思议的说道。

    风修看着所有人的表情的是一个人,不由得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样。”

    孔宣仁有些同情的看着风修道:“风前辈,的肚子里面什么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风修根本不信,起身低头一看,瞳孔骤缩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充满着不可置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里面怎么会什么有没有,某能够感受到某的肚子里面的东西在动,怎么又没有东西,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孔宣仁等人闻言,脸色一黑,这怕是得脸妄想症了吧,怎么可能会动。

    孔宣仁看了看他的几位长辈,心里却越发的好奇了。

    风修的肚子愈合,依旧高耸着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绝望,难道真的要某去求王大东那个小瘪三吗?

    这简直是对他莫大的侮辱,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风修起身,看着几个人,说了几句客套话,连忙消失在夜里面。

    孔宣仁这才开口问道:“几位叔叔,这究竟是什么力量,居然这般让人无解。”

    几个老者面面相觑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的手札里面可没有这种奇人异事记过,我们也不知道,也不懂这种是什么力量。”

    孔宣仁低眉也不想多问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