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血红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> 第4038章 前尘往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038章 前尘往事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曾闲在小区楼下遇到大伯和女孩,这个女孩很瘦,个子也不高,抱着一摞高高的课本。

    这些课本有些旧,一看就是旧。

    曾闲取下耳机走过去喊了一声大伯,曾志强连忙给侄儿介绍:“这是我给你找的家教,她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来着?”曾志强朝女孩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皮肤有些黝黑,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土气,但五官还是很端正的,眼睛非常明亮。

    女孩脆生生地说道:“我季红。”

    “季红就是我给找的家教。”曾志强说道,这个菇凉是毛遂自荐的,说是自己没生活费了,迫切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她再三保证,绝对会认真教,态度非常端正,高中的书籍没有,她还专门去废品站买了一些旧书,重新做笔记,重新复习一遍。

    季红非常渴望这个家教工作,眼神饱含期待,要不是抱着书,她都要拍胸膛保证了。

    曾闲直接说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季红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了下来,她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能读大学都是努力争取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学费生活费是一笔大开支,必须要找一份兼职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旁边的曾志强看着都有点可怜这个菇凉了,说道:“要不试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季红在旁边拼命点头附和曾志强的话。

    曾闲看着大伯说道:“我是一个男人,他一个女人,还有,晚上要给我补习到十点钟,她一个女孩回去安全吗?”

    而且大学里有门禁的,她赶得上吗,如果出了什么问题,是不是又是他的责任。

    曾闲不是好心担心她出事情,而是怕麻烦,厌恶麻烦。

    总之,女孩子就是麻烦,一个两个都是。

    季红疯狂点头,“我可以的,真的,我们学校门禁是十一点,我能赶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,我也没有手脚不干净要拿你家的东西,我就是没钱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曾闲简直头都要炸了,不耐烦地挥手,“换一个,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曾志强有些无奈,“那我再给你找一个男学生。”

    季红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,模仿男人的声音,“其实,你可以当我是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曾闲:……

    这是什么沙雕啊!

    简直气笑了,是来搞笑的吧。

    季红看曾闲阴沉沉的脸,立刻把一大捆的书都捧到了曾闲的面前,“从初中开始的书我都找到,一定把你的基础补起来,相信我,如果不行,我,我不要补课费。”

    曾闲看着旧旧的,泛黄的书籍,带着一股书籍特殊的味道。

    曾闲看了一眼还没有自己高的大学生,大概女孩子就不长个子。

    他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季红,季红被曾闲看得心里发慌,但还是对曾闲露出了一个看似自信,实则扭曲的笑容。

    孔贝贝想要凑近听清楚他们两个人在什么什么,模模糊糊的,根本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孔贝贝手心里都是潮湿黏腻的汗渍,她没想到这辈子跟季红这么早就相遇了。

    而且看似还这么亲密呢。

    上辈子的季红是曾闲生物研究室的一个员工,当然,算是重要的科研人员。

    而且对曾闲还是那种感情,可惜曾闲娶了她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季红不是一声白大褂,白皙的皮肤和柔软有气质的头发,但是出于情敌之间特别的感觉,一下认出了季红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时候季红还是一个土妞,完全没有以后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已经有接触了吗?

    想到上辈子季红跟自己说,不要跟曾闲闹,曾闲是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季红说这话的时候,哪怕是迟钝如她都感觉出来,季红非常羡慕自己,羡慕自己嫁给了曾闲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胡闹起来,就说曾闲和季红不清不楚,曾闲都是沉默,而季红会来解释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季红就是一个可怜的暗恋着,不敢介入别人的婚姻,也没有说破这件事,就怕如果说穿了,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
    重生一次,孔贝贝也知道上辈子自己是多么幸运,能够得到曾闲全心全意的爱护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就不一定,而且季红也跟曾闲有所接触了,难道季红也是重生的。

    是来跟自己争夺曾闲,越想越有可能。

    看到曾闲跟季红上楼去了,孔贝贝目瞪口呆,这已经登堂入室了吗?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难道更好吗?

    孔贝贝一时间有点无法接受,大概是饭是争着吃比较香,现在出现了季红,危机感倍增。

    孔贝贝看到他们上楼了,都想冲过去,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,再三冷静,不然就要坏菜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现在跟曾闲啥关系都没有,不敢冲过去问,也不能理直气壮地质问。

    孔贝贝焉嗒嗒地回到车里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司机问道:“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孔贝贝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司机看了一眼镜子,发现孔贝贝的脸色格外苍白,一副生病的样子,关切地问道:“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”

    孔贝贝都要哭出来了,“不要,回家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回家去,恨不得扑在床上痛哭。

    这种滋味太难受了,又不敢去问,什么都靠自己猜,猜得也太难受了吧。

    司机也不管了,只管把人送回家就好了,只要不是在车子上出事的就好。

    曾闲掏出钥匙打开了门,率先进入屋里,季红目不斜视地进屋了,询问道:“要拖鞋吗?”

    曾闲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给你一个星期的试用期,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,那请你离开,不过也会给一个星期的家教费。”曾闲丑话说在前头。

    但季红一点都不觉得是丑话,就算这个雇主不要自己了,也有几天的家教费,如果一顿一个馒头,也是坚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季红表情认真,保证道:“我一定会努力的,让你满意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吗?”季红非常积极,恨不得立马曾闲就能考年级第一,如果可以的话,季红都想把自己脑子里的东西直接输送到曾闲的脑子里,简单粗暴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