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血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愿如连理合欢枝 > 第31章结束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1章结束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一秒記住『聚♂热÷书→<a href="http://www.xuehong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xuehong.cc</a>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【】

    满妃笑得肆意,却那样的陌生,和那日她离卫时的伤心妇人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卫嫣不解,却也知道自己信错了人,这时候心脏便更痛了。

    瞧见她这样,满妃又道:“你当真是愚蠢,不知那林将是我们的人,如今受你迫害,他惨死,我们的人行动便更加不便,你觉得光是靠你,我们能这么快捉拿那贼人?”

    听闻这句,卫嫣一双黑眸瞪得老大,似是半晌都无法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胸口似是填满了怒火,却压的她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满妃...竟早与林易勾结...那是杀害她哥哥的元凶啊!

    卫嫣倏地吐出一口血来,满妃却一脸厌恶的挪开身子。

    “如今你也不是什么尊贵的嫡公主了,更不是什么大京皇后,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,你是大秦的阶下囚!”

    卫嫣似乎清楚的听到了这一句,只是胸腔内有什么在快速燃烧,她支撑不住,终于再次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响起,卫嫣睁开眼,便瞧见了周围场景,冰冷潮湿的地牢,空荡荡的只余她一人。

    那锁链一落,就见着了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一身富袍,微微插着腰,身边宫女扶着她小心翼翼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卫嫣冷眼看着这一幕,目光瞥见她的肚子时,又是一惊,半晌都不得言语。

    满妃似乎很喜欢她这种反应,她走进来,看着狼狈的卫嫣,冷笑道:“这贼人杀了我孩子的父亲,可你仍要处处包庇,还要杀我盟友,继续害我大秦,卫嫣,你的心怎么能这么狠呢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坐到了她的对面,看着监牢中狼狈的人儿,她的心情极好,目光微凛,居高临下的瞧着她。

    卫嫣只觉胸腔内熊熊怒火,她狠狠捏住自己的手指,尽量让自己冷静:“满妃...我就问你一句,我哥哥,是不是你的人杀死的...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牙齿都咬在一起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满妃见她这样,忍不住摇头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哥哥?你哥哥是大京皇上杀的啊!你忘了吗?还给你哥哥做成了人彘呢,你忘了你当初嫁入大京是要做什么?你是要报仇啊卫嫣,为何你自己先背叛了我们呢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,满妃无奈一笑,卫嫣却只觉她的眼里全是狠意,并无一丝伤心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她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漠然的看着满妃,眸里却全是恨意。

    原来,这才是她的计中计!

    若不是极力忍住,她真想破这牢笼亲手将她掐死!

    原来...杀死哥哥的是她!是她!!

    卫嫣双目赤红,敲着锁链“哐哐”作响,却见满妃笑意黯然,翩然转身,丢下一句:“说起来,还要感谢你那大京自喻太后的老婆子,若不是她,你以为你能安全抵秦,一路直通宫门?”

    卫嫣听闻,身子一软,直接跌坐在地上,好半晌竟是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仍是想除掉她...竟不惜与大秦联手...倏地,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皇上...皇上呢!!

    满妃离去之后,卫嫣又在牢里呆了几日,这几日浑浑噩噩,她过的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满心悔恨,却不知找谁倾诉。

    原来,一直对不起的那个人,是她...不是卿哥哥!

    直到有人进来将她拖拽出去,她才知道,这大秦,要变天了......

    城门之下密密麻麻的将领,傅赫卿身穿铠甲坐在战马上位于第一位。

    他仰着头,目光森然,看着被押到城上的女人,他

    【】

    瞳孔骤然一缩,心脏似被人猛地抓紧,这一刻,他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他离京之前曾交付于珊儿,让珊儿好生照顾她。

    他知晓所有卫嫣做的事,并不阻拦只是因为她知道的甚少,那并不是他的全部兵力,此次放出被虏的消息,就是想招出幕后黑手,让他嫣儿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对不起她。

    同时也在等候时机一句吞并大秦。

    大秦与贼子相交,更是天下所不忍。

    他知晓,她给他生了两个很可爱的孩子,他便取了小名,叫傅笑笑和傅恋嫣。

    他希望她能多笑,希望她知晓他这一生都只爱她。

    结果等城内谣言四起人心惶惶的时候,他却得知,他的嫣儿进了大秦!等他得知消息想要阻止却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所以他暴怒,不惜提前启动计划,这一次,要一举歼灭,吞并大秦!

    城墙之上的女人笑容凄惨,看到傅赫卿没事之后,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好,她的卿哥哥并没有被抓...

    “你的女人在我们手上,你若是要为一个女人而屠这一方百姓,你就上吧!”

    大秦皇上的声音冰冷无情,身边站着的满妃亦是。

    他们有卫嫣在手,还怕傅赫卿不会投降?

    傅赫卿闭唇不语,看着上面的人儿,只觉心尖发颤,这几日,她定是吃了很多苦头,他的傻姑娘,为什么要来救他?

    天下四国和匈奴,傅赫卿一人就占了两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有另外一股势力,他们曾以国为称,却于三国之下,是大京先皇多年培养的大军,不到必要时刻,绝不占山为王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们的目的不是和平,而是攻秦。

    卫嫣看着城下之人,忍不住勾了勾嘴角,又见傅赫卿瞧她的眼神,只觉满目疮痍,心生剧痛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她造成的!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卿哥哥不会被受迫害,如果不是她,卿哥哥不会被秦所压,如果不是她,她的哥哥也不会死!

    造成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她啊!

    “你们大秦,什么时候沦落到只会欺负一个女人?用一个女人来要挟,未免太过卑鄙!”

    傅赫卿冷冷抬头,他的目光犹如利剑,声音如狮,声声震慑。

    卫嫣明显瞧着满妃颤着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原来...所有的这一切,都是他们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思及此,卫嫣再也忍不住,城门之上,她猛地一颤,吐出一口鲜血,这一刻,却是觉得无比轻松。

    傅赫卿心中一紧,差点就飞奔下马而去。

    满妃瞧见他的担心,忽而脸上扭曲了一瞬,顺手就抓过卫嫣:“大京的皇帝,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,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傅赫卿的拳头死死捏紧,他冷冽的眼神犹如刀子。

    满妃便不敢与他对视,傅赫卿太过吓人。

    光是眼神,都足以凌迟一人。

    卫嫣知晓自己做错了很多,尤其瞧见傅赫卿那着急的眼神,她的心却明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的卿哥哥,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?

    这些谎言就像一只巨大的手掌,将我紧紧的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我虽有十分把握,可是事总怕万一,我这辈子,还想和你好好待在一起,想与你一同看花开花落。

    若是女儿,也这么叫。

    傅赫卿赤红了双眸,紧紧抱着已经闭上眼的人儿,倏地发出一声怒吼:“嫣儿!!

    【】

    ”

    那一日,大秦下了很大的雪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一定大获全胜,你只需在家等我。

    傅赫卿痛到不能自已,忽的吐出一口鲜血,竟生生的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此次去秦,我早已做好万全准备,你身子不适,无需这样担心。

    落笔:傅赫卿。

    那红艳的身体像极了一颗凋落的鲜花,落到地上,染出一片艳丽。

    我多次想告诉你真相,可是当我瞧见你的笑眼时,我的话又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大京五十二年,三国统一,改国号为烟平,傅赫卿长子傅池睿立太子。

    次年正月,傅池睿登基,追封先后为赫嫣皇后,和先皇一同葬入皇家墓陵。

    她这一生,无以为报,只希望卿哥哥能好好的活下去...

    傅赫卿心中倏地一紧,那句不要还未说出口,便见城墙上那抹艳红的身体猛地挣脱了束缚,如同冬日的血花,从天空飘飘而落。

    你是皇后,没有人敢欺负于你。

    嫣儿,见字如面。

    红得妖艳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很爱你,真的很爱你。

    “嫣儿,朕带你回家,朕这就带你回家!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,朕会统一天下,你就是天下之母,嫣儿...你醒醒,你看看朕啊...”

    我要走了,嫣儿,你不要想我,我这一生做的最大的错事,便是让你整日活在恐惧与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烟平十年冬至,傅赫卿被发现于琉璃殿的后宫院内,平静死去。

    漫天的雪花和血泪沾染在一起,城内皆是喊叫厮杀,却再也唤不醒他怀中之人。

    即便你早已不爱我,可我还是很感谢你愿意为我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你只需,等我回家。

    我害怕我们孩子生在乱世,所以这一次,我需要你安心待在后宫,不要再为我奔波,因为这一次,我会赢。

    你要原谅我,在你这么重要的时候离你而去。

    我很难呼吸,可是又不愿意放弃。

    你做的这些事,我都清楚,甚至知晓你传信过哪些兵,哪些信息,我不怪你,真的。

    好不好?

    傅赫卿跪在地上,眼泪肆意,却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我只是害怕你这一生都活在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“卿哥哥,嫣儿这一生做的错事太多了...你不要再管我了,大京还需要你,你要带着我们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.....”

    番外:

    我也想好了,以后孩子取名,就叫笑笑好不好?

    珊儿有我令牌,定不会让母后趁我不在欺凌到你。

    珊儿是你最信任的婢子,有她在,我便放心你在宫中。

    那一日,大秦城中漫天血花,竟是为卫嫣增添几分了几分诱人的色彩。

    太医说你的肚子里一定有两个,若是生的儿子,大名就叫傅恋嫣,小名就叫傅笑笑。

    取你之名,寓意天下太平,就叫烟平,如何?

    傅赫卿嘶吼一声,谁都没看到他惊慌之中如何飞奔而下,只是,还是差了一步。

    你曾说你想去江南,那是水乡,也是舒适的南方。

    我不愿失去你,却也不愿见你为难。

    我曾答应你,等这天下太平,我便同你一起游历国土,你要等我。

    若是这天下太平,便将国号改成嫣吧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『聚♂热÷书→m.xuehong.cc』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