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血红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邪王狂妻凤无邪 > 第723章 不娶何撩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23章 不娶何撩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一秒记住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..,!

    从傍晚到夜幕大降,酒桌上已尽剩残羹,几人却都没有离开,扯东扯西地聊着。

    最话唠的当属墨雅。

    她丝毫不掩饰脸上的羡慕嫉妒恨,吐槽着自己的哥哥:

    “我哥那家伙,虽然晋成荒神了,但每天都追在木蓝沁嫂嫂身后,烧火做饭,管东管西,我嫂嫂赶他都赶不走,唉。喏,现在又陪着嫂嫂吃私厨呢,也不知道过来这里用饭,真是一点荒神之境该有的强者样子都没有!”

    嫌弃了一番墨荣之后,墨雅又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唉,不过也罢了,谁叫我哥哥是沾了千邪哥哥的光呢,要不是意外得了那点微末的神力,我哥哥怕是这辈子都要卡在洪真之境,无法再进阶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崇拜地望向了白若尘:

    “嘿嘿,还是若尘哥哥最厉害,我最喜欢若尘哥哥啦。”

    白若尘听这话似是已经听得耳朵起茧子了。

    凤无邪和帝千邪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倒是萧紫,第一次见,颇觉得几分惊讶,暗戳戳地侧头问帝千邪:

    “你这儿的人说话都这么直白?”

    帝千邪见怪不怪地解释:

    “这丫头,无论在聊什么,她总喜欢在后面加上这么一句,从小到大被拒绝了不知几千遍,她也不在乎,跟口头禅似的,你慢慢就习惯了。白若尘本就魂魄虚弱,养了半年还没好,十分贪睡,现在每天光听墨雅的表白,他都当成催眠曲,听着听着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萧紫更觉得奇了:

    “白公子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三人便当看戏似的,准备瞧瞧白若尘这次又要怎么应对墨雅这个麻烦精。

    只见白若尘微微蹙了蹙眉,歪头打断了墨雅滔滔不尽的表白:

    “你的兄长和父亲最近几日在忙着帮你相看未来的夫婿,你挑个喜欢的嫁了,别再说这种胡话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他从小到大拒绝了她无数次,怎么她就这么执拗呢?

    最近墨矣长老这个当爹的,还有墨荣这个当哥哥的,都快为了墨雅的婚事愁坏了。

    墨雅一听这话,脸就苦了起来:

    “哼,他们给我相看的那些男子一个个都是歪瓜裂枣,俗不可耐,哪有若尘哥哥你长得好看?我才不嫁呢,哼。”

    白若尘本是谪仙般的男子,确实相貌好看,气质禁欲,多少女子见了,也难免会生出一丝向往之情。

    但任哪个男子也受不得总有人用“好看”这种词夸赞自己,偏偏墨雅不开窍,沉迷白若尘的颜值,人前人后总忍不住赞美一番,所以白若尘每每听墨雅说话,总是无奈之极。

    他微微咳了几声,凉凉地斥了墨雅一句:“口无遮拦!”

    墨雅做个鬼脸:

    “我口无遮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反正若尘哥哥你要是不娶我,那你也不许娶她!她凶巴巴的,一天到晚闷不吭声,好无聊的!你娶她会闷死。”

    墨雅指了指另一旁正在淡定喝茶的安陵夕。

    安陵夕默默地喝完了口中的茶汤,放下茶盏之后,废话不多说,掌心魂光一闪,祭空剑便幻化而出:

    “想打架吗?”

    饭桌上看戏的帝千邪、凤无邪、萧紫三个人,听了安陵夕的话,纷纷扶了扶自己的额,并十分一致地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这还真是一言不合就开打啊……

    墨雅最听不得的就是安陵夕说这四个字,瞬间炸毛:

    “好啊,打就打,反正吃饱饭了,正好揍你一顿下下食!”

    两个姑娘抄起剑,飞到外面的院子里都是干。

    帝千邪敲了敲桌案,对白若尘道:

    “喂,俩姑娘天天为你打打杀杀的,你到底想没想好要娶哪一个?或者……你两个都娶了?”

    白若尘面上一冰:“我早已对她们明言,我白若尘一生,不会娶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比墨矣大长老还发愁想让墨雅赶紧嫁出去?

    还有安陵夕……

    白若尘被煜神的残魂影响颇深,当年的煜神心系瑶晞,而瑶晞已死,所以自白若尘觉醒之后,获得了煜神的记忆,心灰若死,便再无半分情爱的念头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,但他明白,自己这一生,怕是无法把心付给任何女子了。

    但安陵夕那日面对他的明言,却只道:

    “你若不喜我跟在你身边,与你一起踏山过水,人间历练了,那我便回昊天学府,正好府主希望我回去出任学师。而且……我心之所愿,从一开始便是希望白公子你能悠然畅快,不再被仇恨所恼。而这个愿望,并不是我一定要嫁给你才能实现的。”

    安陵夕平时话不多,她难得说这么多,态度坦诚而释然。

    当然了,话虽这么说,但跟墨雅之间的“切磋”,那还是该打就打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很早以前,墨雅与她,就已然认同了对方的实力,吵嘴打架只是出于这么多年的习惯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——

    凤无邪听了白若尘的话,却是拍了拍桌,不由自主地为俩姑娘鸣起了不平:

    “白若尘你好好说话?什么叫不会娶任何人?你要去当和尚还是道士啊??你不娶何撩啊?你这……大猪蹄子!!”

    一桌上,三个男人虽然都知道她在骂,但一时谁都没明白过来,为什么凤无邪骂着骂着会突然想吃猪蹄。

    帝千邪的反应是最快的,夫人她怀孕辛苦,怕是忽然馋肉了,于是当即魂力传讯给帝灵教的厨房管事:

    “立刻烤十只大猪蹄子给夫人送来!晚了本教主让你们吃不到明天的早饭!”

    凤无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应该阻止吗,可帝千邪命令已经下了,她敢肯定,厨房已经忙活起来了,阻止怕也晚了。

    萧紫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若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没过多久。

    便有十位厨娘,每人手中都端着一只热腾腾香喷喷的烤猪蹄,她们敏捷地躲过了院下正打得不可开交的墨雅和安陵夕,安安稳稳地将十只大猪蹄子送到了凤无邪的面前。

    又恭恭敬敬地退下。

    “够吗?不够再让她们继续烤。”

    一向洁癖的帝千邪,竟是亲自捏起了那被烤的滋滋冒油的猪蹄子,喂到了凤无邪的嘴边。

    凤无邪原本是吃饱了的,可她瞧着帝千邪这副模样,心里忽然就软软的,心说我家夫君真是可爱啊,然后就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十只猪蹄子肯定是吃不下的,不过他手里这个,她肯定要吃光光才行。

    白若尘和萧紫二人十分一致地别过了脸,不去看那对儿视若无人频发狗粮的夫妻。

    萧紫举了举酒盅,像白若尘示意:“打架的打架,喂食的喂食……白公子,你我二人对饮吧。”

    白若尘颇为赞同,举杯一碰:“萧尊主,请。”

    有的人酒足饭饱,有的人饭后加餐,有的人挥剑相向,全当下食。

    凤无邪终于啃完了猪蹄。

    萧紫沉迷看院下那两个姑娘的打戏,看了半晌,他撑着下巴,慵懒道:

    “倒是有趣,我起初以为她们会直接把这饭桌掀了,没想到她们不仅知道去外面打,甚至招式之间还尽量避着院中的花花草草。”

    帝千邪冷笑一声:“那是自然,因为她们打坏了东西是要赔的。”

    萧紫:“赔???”

    凤无邪笑着解释:

    “是呀,墨雅不仅赔光了自己的私房钱,就连墨荣的家底都快被他这妹妹给掏光了,死活不肯再给她填补,说要留些钱日后养娃。墨雅若再肆无忌惮,就要闹到墨矣长老那去了,她最怕她爹了,这才收敛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萧紫听罢也不禁莞尔:“那位安陵夕姑娘呢?也赔吗?”

    帝千邪点点头,朝安陵夕所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:

    “赔。不然以她手中那柄祭空剑的破坏力,整个云烟台都能被掀了。本教主面子何存?”

    凤无邪低声说:“师尊,这下你知道,帝灵教为什么富甲天下了吧?”

    萧紫望着灯火下,凤无邪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,恍惚了一番,后又别过了脸,漫不经心似的,玩笑话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嗯……帝小千其实很有做商人的天赋啊,不如当真去开间酒肆?”

    帝千邪立即抓住了萧紫话中的漏洞,拉住自己夫人的胳膊:

    “你听,他言外之意就是,本教主现在名下并无酒肆之类的产业,这回你信了吧?”

    凤无邪眨了眨眼:“唔,没有是吧,那以后可以开展以下酒肆连锁事业了……不过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愿望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几个人的目光全都转向了凤无邪。

    “是何愿望?”帝千邪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凤无邪嘻嘻一笑:

    “我在想,之前那些年风风雨雨,忙乱不堪。等我把两个小祸害生下来之后,我们便试着度蜜月吧,好不好呀,教主大人?”

    “度蜜月又是何物?”帝千邪摸了摸下巴:“可是糕点?听起来似乎有点甜?”

    凤无邪唇边的笑意更深,神秘兮兮的: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,可甜可好吃了呢,到时候你便知道啦~”

    不明就以的帝千邪听了这话,心中只道——

    看来,媳妇是想给他亲自下厨做糕点了?

    不过,为什么偏偏要等到生宝宝之后呢?

    唉,罢了,许是她怀那两个小祸害太累了,她让他等,他便耐心等着吧。

    只可恨那两个小家伙,现在霸占了凤无邪的肚子,让他日日面对着她,见得却又摸不得,生怕伤了孩子。

    现在,他竟然连“吃个蜜月”都要再等上好一阵子才行……

    这样想想,帝千邪便又欲求不满地暗自生起气来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  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/div>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